希望能傳承泰雅族文化

Temu basaw(黃林育麟)先生

生於南投縣埔里鎮、現居住於台北市(採訪當時)
台灣科技大學 就學中(採訪當時)
22歳(1994年3月12日)

%e2%97%8bc160530_2874h_low

 使用了父母雙方姓氏的黃林育麟先生名字有點引人注目,但穿著T恤和短褲的他,就如同台北很常見的普通年輕人,就讀於台灣科技大學電子系,是個開朗有禮的大學生。其實他出生長大的地方是在離台北很遠的深山中,這個年輕人作為原住民出生,在成長過程卻沒有會接觸自己民族的文化。當遇上文化繼承人後才自己尋根,邁向文化傳承的路。

黃林育麟是生於南投縣埔里鎮的泰雅族原住民,原住民的名字是Temu basaw。埔里因住著很多原住民聞名,除了泰雅族,還有賽德克族、布農族、邵族、甚至還有搬回來居住的平埔族等等各種人混居的特殊地區。從台北到埔里開車大約3~4小時,之後再開兩個小時左右便可以到仁愛鄉。1930年賽德克族的抗日行動─霧社事件也是從此處發生。
「據說仁愛鄉是泰雅族的發源地,服飾也與其他泰雅族的不同。雖然很多因為被日本的研究人員拿去,但現在好好找還是有很多歌謠與文化保存下來」
Temu basaw的童年常常去仁愛鄉山中奔跑玩耍,進入大學以前都是在埔里鎮成長,所以對台北並不熟悉。
「小時候大概只來台北1.2次,就像觀光客一樣坐巴士參觀。因為想更了解台北所以才進了台北的大學」
上大學同時也是Temu basaw父母所希望的。從小就希望他能到台北讀大學,並選擇這個時代的熱門科系電子系,將來也希望他往這個方向找工作,所以Temu basaw的父母從小也沒教導小孩說泰雅族語。只說「學會說泰雅族語也不會賺錢,不用學」

與部落文化傳承者相遇

Temu basaw因為好奇心而來到台北,新奇、新鮮感卻也只維持了1.2個月,之後便頓時覺得台北失去了魅力。和山上不一樣,台北又悶熱、空氣也不好,與朋友相處也總覺得有些格格不入。但讓人意外的是,改變他人生的一次相遇卻也是在台北。

%e2%97%8bimg_1766_low

↑仁愛鄉的那位老先生教他編筐子的。

會遇見那個人的機緣,是因為Temu basaw加入了大學中,由原住民或對原住民文化有興趣的同學所組的社團「原青社」。有一日一位教樂器的太魯閣族的表演者來到社團。有著部落文化傳承者身分的東冬・侯溫不只教原住民的歌曲與樂器,也告訴他們這些文化有多麼的豐富。在Temu basaw心中沉寂已久「想要學習自己民族的文化」的心情也被點燃,「東冬給了我能量,所以我想要在他身邊學習,覺得如果跟著他一起的話,一定可以往前走」。就這樣在2013年末,Temu basaw與東冬共同組成「兒路」,開始到各地表演原住民的音樂與舞蹈。。

%e2%97%8bc160530_2853t_low

↑編筐子的毛線也有獨特的捻法。採訪時,當場表演了。

看到阿伊努族文化繼承者接受衝擊

想要返回部落繼承自己民族的文化」最終做出這樣決定是在2015年的夏天,兒路去參加日本的活動之後。在東京舉辦的一個活動「原初の唱和〜花綵列島の民の歌・踊り」中,兒路與各個地方的表演團體共同演出。看到其中一個阿伊努族傳統文化的表演團體時,受到了不少的衝擊。

「他們演出了他們自己民族的傳統儀式。當時我覺得為什麼我們部落的儀式失傳了呢?也是少數民族的他們能夠傳承自己的儀式,我們怎麼沒做到呢?那時我強烈的覺得,再也不要做不想做的事情,我要回到部落。」


從日本回到台灣,Temu basaw馬上跟電子科的教授商量自己想要做的事。這樣的熱情讓教授認可,便讓他把原住民工藝的編筐子當成大學的實際業務課題。教授也鼓勵、支持他說:「能夠找到自己想做的年輕人不多。既然你有夢想,就去追求吧」。於是得到學分後,Temu basaw也常在校內編筐子,有時候在原住民朋友聚集的空間,有時候在大學的中庭。只要有興趣的人靠近,就會與他們分享,也有教他們筐子怎麼做。他也利用長期的假期回到部落,拜訪一些知道傳統工藝和歌謠的耆老,也然後跟他們學編筐子的技術,學習唱歌和舞蹈。其中也有因為不想回想過去痛苦的記憶,不太想說的人也不少,但經過多次訪問他們,也聽到了一些他們從前的生活是怎麼樣的。
Temu basaw給父母看自己親手編的包包的時候,他們很吃驚,也知道了自己兒子的決心。「爸爸雖然什麼都沒有說,但是看到我的作品就露出了笑容」。這個夏天他從台灣科技大學畢業,便要回仁愛鄉,作為一個原住民文化的繼承者邁出新的一步。
「返回部落後,我想一邊編筐子,一邊找對自己的文化有想法的朋友。歌謠和舞蹈這些文化,若再晚一點就會失傳了。回到仁愛鄉掌握部落的狀況後,我覺得尋找合作夥伴是最重要的事。」
仁愛鄉的泰雅族語裡面有一個「lokah」的單詞。它本來是一個打招呼用語,但是再加了一個字,就會可以表達很多意義。譬如「lokah gi」是「加油喔」;「lokah lokah」是「我會努力」。我彷彿看見有一天,在周圍都大自然的部落山里,編織著筐子的Temu basaw微笑著說「lokah」。

%e2%97%8bc160530_2934t_low

↑平時隨身攜帶的也是,用泰雅族傳統的編方法而製作的手工背包。

採訪:高橋真紀/攝影、照片提供:五味稚子、Temu basaw

日文記事

(2016年7月号掲載)

回頁

広告

コメントを残す